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
700小時備考 花千元報課 “卷”進職場的年輕人養活668億網課市場
2021-04-16 09:52 作者:陳玉琪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文/陳玉琪

計時軟件顯示,Gavin在2019年用了將近700個小時備考,放棄了幾乎所有的周末和節假日。

在過去兩年里,他自學網課,連著考過了CFA(特許金融分析師)一級到三級、FRM(金融風險管理師)一級、二級,并且都是一次性通過。今年,他還打算拿下CPA(注冊會計師)。

不加班的時候,Gavin在工作日晚上都會學習3~4個小時,有時候,他會把下班后的會議室當做自習室,學到晚上10點左右再回家,周末的學習時間能增加到9~10個小時。為了在地鐵里能更高效地刷視頻課、看筆記、做模考題,他還買了一副降噪耳機。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296.png

Gavin常常在下班后留在公司會議室自習

996、內卷、35歲職場榮枯線……面對職場焦慮,有人像Gavin一樣,加入考證大軍,也有人并不在乎一紙證書,單純為了職場技能的提升而報班“充電”。

今天,成人教育已經不僅僅是電大、成人自考那么簡單。從C端看,職業教育主要可以分為學歷職業教育與非學歷職業教育兩大類,與前者相比,非學歷職業教育市場資本參與程度高,孕育了一個超過千億的市場。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486.png

艾瑞咨詢數據顯示,2020年,中國在線終身教育市場規模達668億元,同比增長21.5%。市場化的在線成人教育因其靈活性、便利性,已經成了職場人“自我投資”的不二選擇。

為對抗職場焦慮,年輕人上網課充電

Gavin今年32歲。工作7年來,他從銀行跳到了證券公司。因為學的是企業管理,他一直覺得自己的金融專業知識有所欠缺。于是,工作以來,他一直在有意識地提升自己的競爭力, 除了考證,他還會為了提高工作效率自學編程。

本科與研究生都畢業于985高校,Gavin在學生時代的成績一直不錯,拿過不少獎。但畢業以后,在同學聚會上聽到誰又晉升為公司中層了、誰手下帶著多少人的團隊了、誰的收入又有所突破了,他也不免焦慮。“可能是在學校的時候表現比較好,就會感覺自己畢業之后也理應保持一個比較出眾的狀態。”

在學校的時候,Gavin對考證并不熱衷。但工作這么多年,尤其是跳槽以后,他覺得,考證成體系、有重點,還能出結果,是讓他更有安全感的職業再教育方式。

從事券商資管工作的花花也在備考CPA。她身邊有不少同事都在考證,大家如果進入了職業瓶頸期,“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去干嘛,就覺得應該是考證,這個過程中我相信一定是有收獲的,但是對于以后到底能不能用得上這個事,我就不太確定了。”

這些年,金融行業“卷”得厲害。公眾號博主CareerChoice從事金融行業獵頭與職業咨詢13年,據她介紹,碩士幾乎成了金融業求職者的最低學歷門檻,甚至不乏名校出身的博士,她對于有CPA、CFA等證書的求職者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“我每次都會跟候選人和咨詢者說,證書、MBA這些東西對每個人效用不一樣,不要把它們當成一個翻身仗。但從他們自己的角度,能加幾分總是好的。”她感嘆,中國的年輕人就跟現在的小朋友一樣,“刻苦、勤勞又聰明”。

面對職場焦慮,有人像Gavin和花花一樣,加入考證大軍,也有人只是為了職場技能的提升而報班,不在乎有沒有證書,只在乎學的東西有沒有用。

畢業4年的王落一直從事運營工作,換過9份工作以后,他對原創文案、社群運營、活動運營都有所涉獵。

運營的工作節奏很快,最忙的時候,他每天要更新6個公眾號。“有時候覺得自己就是個無情的發文機器,要策劃一場活動,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做,哪怕抄好像都不知道去哪兒抄。”

于是,他萌生了系統學習的想法。他專門買了文案改造、微博引流、新媒體運營等線上課程。雖然工作很忙,但他相信“時間是挪出來的”,比如在通勤路上、在吃飯、上廁所的時候挪一點時間聽課,工作中實在干不下去的時候也會聽聽課,換換腦子。

職場網課這門生意,規模668億

無論是考證的Gavin、花花,還是單純想提升職場技能的王落,無一例外都選擇了在線教育的形式。

艾瑞咨詢數據顯示,2020年,中國綜合性終身教育行業市場規模達1624億元,其中,在線部分的市場規模達668億元,同比增長21.5%。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1703.png

圖源:艾瑞咨詢《2021年中國綜合性終身教育平臺用戶大數據報告》

和傳統的線下職業教育相比,在線職業教育不僅處處能學、時時可學,學習成本與參與門檻也降低了不少。益普索Ipsos《2019中國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發展報告》發現,75%的受訪用戶在接受職業教育時偏好在線形式,和動輒上萬元的線下課程相比,七成用戶在學習平臺的年均投入在3000元以下。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1878.png

圖源:益普索《2019中國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發展報告》

早在五年前,后顯慧瞄準了互聯網職業教育這片藍海。此前,他已經在阿里巴巴、百度等互聯網大廠工作了10年。2013年左右,他發現,盡管行業對于人才的需求特別旺盛,但人并不好招,名校生有學歷、有能力,但是執行力弱。“所有人都是半路出家,沒有科班出身的概念,所有人都是一邊干一邊學。”

“我想去培養大學不培養、但行業很需要的新人才。”2015年末,后顯慧和幾個朋友一起,創辦了一個專門針對互聯網“文科生”的職業教育項目——三節課。

起初,他們試著周末在線下做公益課程,三個班級、150人的名額在開放報名后幾秒鐘就報滿了。需求旺盛而線下服務能力有限,于是他們把課程搬到了線上。

“好老師太少了,不像K12的老師可以培訓。”后顯慧介紹,這個行業的老師需要有豐富的業內經驗,無法培訓,而線上課程能夠讓名師的效益最大化,讓老師的資源更加集中地釋放出來。

后顯慧認為,處在C7(Career 7)階段的群體是在線職業教育的核心用戶,即學生時代最后兩年加上參加工作前五年,“職業生涯最早的這7年時間,是一個人職業能力學習和發展的黃金時間。”2021年,高校畢業生將達909萬人,后顯慧認為在線職業教育的市場潛力巨大。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2415.png

年收入10萬元以下的用戶是在線職業教育的主要客源(圖源:益普索《2019中國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發展報告》)

益普索中國資深研究總監武靜分析,在線職業教育的快速發展與經濟發展變慢、人口紅利消失有著直接關系。“崗位的裂變速度也變慢了,自然就會出現職場瓶頸。”其次,目前學校培養與企業需求之間仍然存在不匹配的情況,職業教育的作用就是彌合這一鴻溝。

而疫情的到來,讓更多人意識到終身教育的緊迫性。創業5年來,去年是后顯慧最忙碌的一年。目前,三節課累計注冊用戶300萬人,其中有190萬用戶都來自2020年。

武靜分析,疫情下,企業倒閉,公司裁員、降薪,大家人人自危,紛紛開始未雨綢繆。“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?是不是要多增加一門手藝?是不是要變成‘斜杠青年’?”

(改后)在線職業教育2746.png

圖源:益普索《2019中國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發展報告》

從政策層面來看,K12、幼教等熱門賽道相繼進入了嚴監管區,但成人職業教育頗受政策青睞。2020年9月,教育部等九部門印發《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(2020—2023年)》,提出要完善服務全民終身學習的制度體系,實施職業教育信息化2.0建設行動,大力推進“互聯網+”“智能+”教育新形態。

讓精明的職場人掏錢,沒那么容易

相對于政策收緊、趨于同質的K12教育,在線成人教育市場更像是一片藍海。市場雖然誘人,但要讓職場人果斷掏錢,并沒有那么容易。

2017年,后顯慧因為焦慮常常失眠,“睡不著就拉著大家,每天早上六七點開始開會。”

他的焦慮來源于提不上去的用戶完課率。職場人的自我教育更有針對性,也更功利,如何讓時間有限的職場人重拾學習習慣,把課上完,一直困擾著后顯慧。

花花離開校園已經7年。她表示,平時工作忙,自己并不會從頭到尾把網課聽完,更多的是參考課件,看不懂的地方再回去聽一下網課。“我覺得是網課可能占比30%~40%,自學應該占比60%,甚至更多一點。”

后顯慧和他的團隊想出來的方法是采用類似K12階段在線教育的雙師模式,在優秀學員中發展助教,為下一個班級的學員批改作業、答疑解惑、分享經驗,提升學習的互動感、陪伴感,把完課率從30%提升到了80%。

在線職業教育的第二道難關是課程缺乏標準。

“以前講三百六十行,現在可能是3600行,每一行對于人才的需要都不一樣,如何去滿足需求,是一個很大的難題,但這也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缺口。”武靜認為,缺乏顯性化、可遵循的標準,是職業教育面臨的一大挑戰,尤其對非證書類的職業教育而言,如何衡量學習效果,進而判斷對用戶的職業發展真的有用,都需要進一步探討。

王落認為,和學生時代心無旁騖的學習相比,工作之后目的性和功利性更強了,也背負了更多生存壓力。“它可能直接決定了工作能不能干好,能不能升職加薪。”

從事餐飲業在線職業教育的勺子課堂創始人宋宣直言,“餐飲行業目前很難存在職業教育”。創業7年來,他發現,越是標準化的行業,才越容易出現職業教育的需求,比如會計等行業,而餐飲業作為一個集中度還很低的行業,行業標準、人才標準的制定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

因此,宋宣覺得餐飲職業教育的“時機還沒到”,自己現在做的更像是知識付費,核心邏輯是在“解決問題”,而職業教育的課程是要“以人的能力模型為中心的”。

后顯慧的解決辦法是抓住頭部企業的用人標準,為每一個行業構建產業學院,提供數字化轉型的解決方案。“新職業教育的標準來自頭部的頂級企業,比如說互聯網公司里的BAT、TMD對于產品、運營、數據人才的需求,就定義了行業里這個崗位的人才標準。”

武靜認為,未來的職業教育一定會和企業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,有些可能直接是在企業中完成的。

日新月異的行業變化,也給在線職業教育帶來了不小的挑戰。宋宣介紹,基本上每次課程結束,團隊都要對課程進行迭代。“外賣平臺的規則天天在變,曾經購物中心很火,但今天街邊店生意越來越好,所以我們不光要改教學方法,還得改教學內容。”

“K12難的是獲客、留存,職業教育難的是把一個領域的問題搞透。”在宋宣看來,在線職業教育的未來出路一定是融入行業生態,要思考的不是教育的問題而是行業的問題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Gavin、花花、王落為化名)

(編輯:黃玉璐 校對:張國剛)

* 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* 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*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經營網” 或“來源:中國經營報-中國經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(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)。

*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*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88890046 郵箱:banquan@cbnet.com.cn

中國經營報

經營成就價值

訂 閱
最新文章
熱文排行
a级片网站-网站A片-a类片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