賈躍亭被終身禁入!欺詐發行應受到法律的嚴懲
2021-04-15 13:24 作者:熊錦秋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文/熊錦秋

近日證監會發布了對賈躍亭等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,其中對樂視網合計罰款2.406億元,對賈躍亭合計罰款2.412億元、同時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。

樂視網于2010年8月12日在創業板掛牌上市。經查明,樂視網、賈躍亭存在的違法事實,主要包括“樂視網于2007年至2016年財務造假,其IPO相關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報存在虛假記載;樂視網2016年非公開發行股票行為構成欺詐發行”等五個方面。樂視網上市之前年份就存在虛增利潤現象,若剔除虛增利潤,甚至可能不符合上市條件,其IPO文件造假,屬于不折不扣的IPO欺詐發行。

但本案涉及行政處罰的追訴時效問題,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三十六條規定,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,不再給予行政處罰;二年期限是從違法行為發生之日起計算,違法行為有連續或者繼續狀態的、從行為終了之日起計算。發行人發行股票或可視為欺詐發行行為終了,若這之后兩年內,監管部門沒有發現發行人IPO造假行為,或許不能再以欺詐發行來追責了。

本案一些當事人提出“造假行為已過處罰時效、不應予以處罰的”申辯意見,由于本案IPO階段欺詐發行超過處罰時效,證監會對樂視網IPO欺詐發行行為,并未以欺詐發行來處罰,但仍按信息披露違法來處罰。對此證監會解釋,一是監管部門“發現”違法行為的時間,不僅包括立案調查,還包括日常監管、初步調查等,北京證監局2017年12月作出的《關于要求樂視網核查相關事項的通知》作為認定本案發現的時間。二是樂視網自2007年至2016年連續多年實施財務造假,每次披露后,樂視網沒有對財務造假數據予以糾正,該信披違法行為仍處于持續侵害市場的狀態,因此該信披違法行為并不因披露的動作結束而結束。

也就是說,從信息披露違法這個角度看,即使樂視網發生在2007年的造假行為,只要樂視網不發布公告糾正,那么其危害仍在、違法行為并未終了,直到2017年監管部門發現違法行為。發現違法行為的時間點,或許也是違法行為終了之日,這兩者之間當然沒有相隔兩年以上,自然在行政處罰的追訴有效期內。

筆者高度認同證監會的解釋,只要發行人(上市公司)發生一次財務等造假行為,除非主動更正或監管部門查出后追溯重述,否則之后的年報都是在錯誤的基礎之上生成,必然全部屬于造假。上市公司、當事人試圖以兩年行政處罰追訴時效來擺脫造假之責,完全就是徒勞,因為由于違法行為的連續性,其中的行政處罰追訴時效,絕非自造假行為開始起兩年,而是自造假行為終了起兩年。

當然,對于欺詐發行,由于股票發行日或可確定為違法行為終了日,因此,要將違法行為人按欺詐發行追責,監管部門就必須在發行人發行股票之后的兩年之內,及時發現其欺詐上市行為,否則就只能以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來追責,其法律責任可能大幅減輕,這是由本案帶來的一個重要啟示。事實上,新證券法第181條規定了對欺詐發行的處罰條款、第197條規定了對虛假陳述的處罰條款,顯然前者要比后者嚴厲得多。

欺詐發行不僅侵害了發行對象的利益,同時欺騙發行審核部門,性質惡劣,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,是一種故意性質的證券欺詐違法行為。雖然目前注冊制上市門檻降低、企業上市更為容易,但現實中發行人一旦被抽中現場檢查、就大比例撤回上市申請,這說明防范欺詐發行的力度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。

為強化對欺詐發行打擊力度,筆者建議,一方面監管部門對剛上市或剛發行股票的企業,要加大對欺詐發行線索的收集力度;另一方面,對發行時間點在兩年內的上市公司,監管部門要組織專門人員開展至少一次信披材料系統性回頭看,要排查欺詐發行的疑點,嚴防危害巨大的欺詐發行逃脫法律的嚴懲。

(校對:彭玉鳳)

* 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* 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*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經營網” 或“來源:中國經營報-中國經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(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)。

*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*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88890046 郵箱:banquan@cbnet.com.cn

a级片网站-网站A片-a类片子网